火冷灯稀

一个脑子大概有坑的智障

【随笔】关于文字

我是喜欢写字的。偏爱笔尖落在纸上,一个个字符肆意流淌的感觉,那让人觉得文字是有灵魂的,当你的笔落下,那一笔一画也就被赋予了精魂。那是种很微妙的感受,让人为之着迷。
有些时候,喜欢写些有的没的。字符从笔尖雀跃而出,或洋洋洒洒万余字,或只是轻浅缥缈的几句话,就那么静静地于纸上浮现,到底是自成一体,化为独立的世界。
总愿意相信执笔书就的每一个世界,都是真的存在的。那一段段或悲或喜的故事,都是真真切切的发生的,所以容不得半点敷衍。那些人物也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他们有血有肉,也拥有着灵魂,他们同那世界一般,使我无法轻易操纵,使我不得不庄严。
那些故事是他们早已书就的,那些相遇、相识、相知、相守和相离,都是他们...

【随笔】你还能看见雪吗?

下雪了呢。

当这不甚真切的缥缈的雪花落在你的发间时,你会想起什么呢?

那无边的血色是否还漫过你的记忆?出征的号角是否还惊扰你的梦乡?
你的眼前是不是还经常掠过刀光剑影,亦或是尘埃落定的满目疮痍?

可是这雪已经落不到你的发间了。

我忘不掉你温热的鲜血肆意流淌,在它流经的每一寸土地上沉淀下那最后的暗红。
忘不掉你的发从我的指间滑落,从此往昔都不过是一场幻梦。

你还能看见雪吗?
你还能看见我所看见的雪吗?

【随笔】孤独

孤独像一种病毒在空气中蔓延,充斥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其实孤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件事,同时也是最糟糕的一件。

在渴望孤独的同时,也痛恨着孤独。

总感觉孤独像是我的罪,最深重的罪。

但是我逃不开。

我只能任由孤独侵蚀着我的躯体,沿着脊柱向上蔓延,一点一点的将我吞噬殆尽,然后让整个世界分崩解离。

我站在纷扰繁华的街道上,却感觉这世间只有我一人。

孤独是沉重的,这世界上没有比它更沉重的东西了。这份重量,连这世界都承受不了。

所以它开始一步一步的坍缩,巨大的负压撕碎了恒星,进而整个星系都被吞没。

它最终成为一个黑洞,连光都无法从它的视界中逃脱。

© 火冷灯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