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冷灯稀

一个脑子大概有坑的智障

【亮备亮】棺

    ·第一次写同人啊哈哈哈哈
    ·私设有,OOC有

    他自小便聪慧过人,可身体却不太好,一直在庄子里养病。早些年还好,毕竟那时他还小,纵是较同龄人早熟,到底是孩子心性,便只是一人,也自得其乐。可后来逐渐大了,世道也乱了,这生活也就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流放。山里空气新鲜,环境也好,不似外面狼烟四起,烽火不休。可他不甘心就这样待在这里,不甘心就这么度过平凡的一生。
    他想出去看看。但他却只能站在高处看看这世界,繁华也好,战乱也罢...

【随笔】关于文字

我是喜欢写字的。偏爱笔尖落在纸上,一个个字符肆意流淌的感觉,那让人觉得文字是有灵魂的,当你的笔落下,那一笔一画也就被赋予了精魂。那是种很微妙的感受,让人为之着迷。
有些时候,喜欢写些有的没的。字符从笔尖雀跃而出,或洋洋洒洒万余字,或只是轻浅缥缈的几句话,就那么静静地于纸上浮现,到底是自成一体,化为独立的世界。
总愿意相信执笔书就的每一个世界,都是真的存在的。那一段段或悲或喜的故事,都是真真切切的发生的,所以容不得半点敷衍。那些人物也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他们有血有肉,也拥有着灵魂,他们同那世界一般,使我无法轻易操纵,使我不得不庄严。
那些故事是他们早已书就的,那些相遇、相识、相知、相守和相离,都是他们...

【脑洞】裸子植物

脑洞:
在我们身边其实还存在着另外的一些人,因为他
们的特性我们将其称之为“裸子植物”。他们的外表与常人无异,然而到了特定的时候,他们的脑子就会飞出来,然后落地生根,生长出一个新的“裸子植物”。新生的“裸子植物”不会继承原体的记忆,失去脑子的原体会萎缩消失,新的“裸子植物”会取而代之,从而达成某种意义上的“永生不灭”。

随笔:
你我都是“裸子植物”,是近乎于永生不灭的存在
可每一次的重生都是踏上一段全新的旅程
我们没有记忆,或许该说什么都没有
我们在时间的边隙穿梭,一次又一次地相遇、相识、相知
同样也一次又一次地遗忘这一切
我们都不知道彼此是同类,也未曾设想过这种可能
甚至直到生命最后的日子里,我们才意识到自...

【随笔】你还能看见雪吗?

下雪了呢。

当这不甚真切的缥缈的雪花落在你的发间时,你会想起什么呢?

那无边的血色是否还漫过你的记忆?出征的号角是否还惊扰你的梦乡?
你的眼前是不是还经常掠过刀光剑影,亦或是尘埃落定的满目疮痍?

可是这雪已经落不到你的发间了。

我忘不掉你温热的鲜血肆意流淌,在它流经的每一寸土地上沉淀下那最后的暗红。
忘不掉你的发从我的指间滑落,从此往昔都不过是一场幻梦。

你还能看见雪吗?
你还能看见我所看见的雪吗?

lie to me

·突然的一个脑洞

·撞了美剧的名字啊简直orz但是和剧没有任何联系

·无良作者擅长挖坑阅读请谨慎⊙▽⊙

·人物名字起的十分随意不要在意细节╮(╯▽╰)╭

    (1)

    冰冷的枪口抵在太阳穴上,带着深入骨髓的寒意。

    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的金属质感。

    这世间的喧嚣仿若在顷刻之间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是无边的寂静,或许用死寂来形容更加恰当。

    “Lynn....

蜃景【终】

.突如其来的脑洞

.是的【始】之后就是【终】

.越来越懒的作者

【终】

鲜血在每一寸土地上沉淀与凝结

浓郁的血腥气息让空气都粘稠起来

万物沉寂,满目疮痍

世界在眼前分崩解离

最后剩下的只是虚无的孤独

原来这世间一切都不过是蜃景

也只能无止境的循环往复

蜃景【零】

.突如其来的脑洞

.只负责挖坑不负责填坑

.无良作者

【零】

世间的一切,是以怎样的形态

存在于这无尽的虚无之中?

这无边的死寂恰如黎明前的黑暗

那有似跗骨之蛆般阴冷的黑暗

是否逆转了时光,逆转了星轨

就能逆了这宿命?

【随笔】孤独

孤独像一种病毒在空气中蔓延,充斥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其实孤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件事,同时也是最糟糕的一件。

在渴望孤独的同时,也痛恨着孤独。

总感觉孤独像是我的罪,最深重的罪。

但是我逃不开。

我只能任由孤独侵蚀着我的躯体,沿着脊柱向上蔓延,一点一点的将我吞噬殆尽,然后让整个世界分崩解离。

我站在纷扰繁华的街道上,却感觉这世间只有我一人。

孤独是沉重的,这世界上没有比它更沉重的东西了。这份重量,连这世界都承受不了。

所以它开始一步一步的坍缩,巨大的负压撕碎了恒星,进而整个星系都被吞没。

它最终成为一个黑洞,连光都无法从它的视界中逃脱。

《魇》【楔】(纯脑洞向)

纯脑洞向,无后续

----------

《魇》【楔】

死一般的寂静

塔完美地融入了阴冷的夜,连轮廓也看不真切

压抑的氛围没来由地扩散开来

惨白的月亮泛开惨淡的光晕

没有任何生机腐朽的枯木蓦地折断,打破了这让人心悸的静

四周响起风吹过草地的声响

但是,没有风

心跳不由得漏了一拍,亡命狂奔

声音越来越近,像是在耳畔敲响

终于记起一直被忽略的问题

我,是谁?

© 火冷灯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