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莜

· 高三狗
· 一直在潜水,从未被淹死
· 低产低产低产请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伞修】荣光

·给叶神的二十岁生贺,然而总觉得这不适合当生贺_(:з」∠)_

·其实这只是一个纲然而我觉得它也就只能是个纲了_(:з」∠)_本来想上课的时候摸鱼肝完然而肝的我肝疼_(:з」∠)_

·港真没看过伞修的文,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ooc有,私设有

    当叶修把那张帐号卡插进登录器,进入《荣耀》转区申请的页面时,他听见了一句话。

    清澈温柔的少年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你来了?”

    他怔住了一下,再仔细听时就只剩下老板娘惊讶的问话:“这不会是首版卡吧?”“是首版卡。”他笑了笑。

    陈果诧异地看着他:“你玩《荣耀》多少年?”

    “快十年了。”

    是啊,十年了。那人也已经走了七年了,怎么会又听见那人的声音呢?

    真是魔怔了。

    

    叶修操纵着君莫笑径直走到仓库的储物箱前。

    打开箱子,里面竟然有一件能转区的空号不应有的装备。

    那件装备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储物箱里。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叶修却早就知道在这里能找到它。但在找到的这一刻,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悦,反倒漾满了悲伤,移动鼠标的右手又一次出现了罕见的颤抖。上一次这样,是在失去一叶之秋时;这一次,却是在取得这件装备时。

    他盯着屏幕上的千机伞,看着那银白的字色,有些出神。

    良久之后,他轻轻地将千机伞取出,放到了君莫笑的手中。

    在之后的十几秒里,他都没有进行任何操作,而且怔怔地坐在那里,只是坐在那里。

    夜里很静。

    当他将那件装备取出时,他的耳机里传出了一个声音,那是他所迷恋的温柔遣绻,是他永远都不可能忘记的声音。

    “叶修,你来了?”

    他的电脑屏幕上蹦出了一个小人,站在屏幕的右上角冲着他笑。

    “你怎么这么慢?我等了好久。”虽是说着这样近似责备的话,却依旧掩不住他眉眼间的笑意。

    叶修低下头,沉默了半晌,最终抬起头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接苏沐秋独白+设定)

    设定1:君莫笑帐号卡登录同时伞哥一起登录,只有叶修能够看到

    设定2:苏沐秋的执念寄存在千机伞里,想要和叶修一起走上巅峰的执念

    设定3:既然是执念,也就意味着伞哥会在叶修走上巅峰后消失,永远地消失。

    

    八年之前。

    “叶修,散人的武器什么形态好?”

    “秋木苏大大还是自己决定吧。”叶修随口答道。

    苏沐秋盯着屏幕,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忽然笑了起来。

    ――那就做成一把伞吧。

    ――一把倾注了他心血的,能够常伴于那人身侧,护他周全,共浴战火,同享荣光的伞。

    他一直是这么想的,想要握着这么一把伞与叶修并肩,想要让自己成为叶修的伞。

    直到《荣耀》第三区的开放。

    等级上限的提升,神之领域的出现。

    散人已经失去了意义。

    如果散人已经失去意义,那这把伞有什么意义呢?他这样的伞又有什么意义呢?

    苏沐秋想了三天,嘴角甚至都起了一圈燎泡,得出的答案却依旧是无解。

    他随手将账号卡丢给那人。

    “散人已经没有意义了,千机伞你拿着吧。”

    

    再后来,就是那个改变了一切的夏天了。

    无论是散人,是千机伞,还是他,都没有什么意义呢。

    苏沐秋躺在血泊里想。

    明明和他说好了,要共浴战火,同享荣光的啊。

    这下不能和他一起了。

    还是,有点不甘心呐。

    

    不过,能有这三年真好。

    再见,叶修。

    

    在叶修记忆里的苏沐秋,一直都有着温柔的模样,眉间笑意满漾,却又带着少年独有的那份恣意与张扬。

    他一直记得苏沐秋和他说: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明明说过人生的路是很长的,你的路怎么能那么仓促地走完呢?就那么定格在那个夏天,就那么定格在了少年温柔了时光的笑里。

    许多年过去了,叶修却始终在原地,从未离开。

    叶修等着苏沐秋回来走他的漫漫长路。他回来了,虽然是这种方式,但他到底是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

    

    (接第十赛季总决赛)

    荣耀!

    叶修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挑起了一个微笑。

    可那笑里分明混着些说不出的苦涩。

    你看到了吗?

    这是我的荣耀,这是我们的荣耀。

    

    (接苏黎世)

    

    从苏黎世回来的一路上,叶修都很沉默。

    他摸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却怎么也没有找到打火机。忘了,飞机上不能带打火机来着,他自嘲似地笑着摇了摇头,却依然叼着那支烟,只是叼着。他望着舷窗外的云海,一直望到双目刺痛才终于收回视线。

    落地后,他在墓地烧掉了他最常用的键盘。看着火舌肆虐,燎过每一个键位,扭曲了熟悉的字母,他轻轻地笑了起来。

    

    苏沐秋,再见。

    

    你知道吗?我玩了这么多年《荣耀》,手只抖过三次,而这三次却都与你有关。

    一是在失去从一开始就同你并肩作战的一叶之秋时。

    二是在重新取得那倾尽了你心血的千机伞是。

    三是在我们一同取得了第十赛季总决赛的胜利之后,我看着你的身影在屏幕上逐渐淡化,直至消失时。

    不,其实是四次。

    在兴欣的午夜里,你的声音响起时,我低下了头,我说“对不起”。

    因为我的手,抖得甚至连鼠标都握不住了。

    

    毫无预兆的再次出现,又毫无预兆的消失。

    苏沐秋,你想我怎样?

    

    下雨了。

    叶修撑开了伞。

――――――

蜜汁后记:

    在列粗纲梳理逻辑的时候发现,按这个设定来的话,叶神的手在一个晚上抖了三次_(:з」∠)_辣鸡小伙伴旗告诉我说这叫抖成帕金森,我表示不服,怎么可能抖成帕金森最多抖成奇异博士,我手抖了,我也变强了(๑•̀ㅂ•́)و✧

    如果真的有人看到这里的话那么送上我的辣鸡小伙伴旗用这个梗四舍五入一下出现的奇怪小甜饼,虽然我很怀疑这真的能叫做小甜饼么???

    警告:严重OOC,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前提:伞哥(的执念)寄存在千机伞里。

    那么。。。。。。

    君莫笑背着千机伞=叶修扛着伞哥大步流星奔向床【划掉】战场???

     君莫笑抱着千机伞=叶修拖着赖在地上撒泼打滚(幼龄化???)的伞哥大步流星奔向床【划掉】战场???

    君莫笑把千机伞换了种形态=叶修在床【划掉】战场上高喊:亮个相吧小宝贝!

    【黑人问号脸】天呐这到底是什么糟糕的小甜饼啊!!!

    话说回来,这篇文奇怪的候选标题里有一个被我看成《东极生悲》的《乐极生悲》,然而我和我的辣鸡小伙伴旗发现我们能提供的只有“悲”,这样的话我们还需要再找一个人来负责“乐极”一个人负责“生”(???什么糟糕的东西混了进来)

     我的辣鸡小徒弟说你们可以去找一个叫“乐极”的人然后让ta“生♂悲”,天呐我的小徒弟这么污简直可怕_(:з」∠)_

    我的辣鸡小徒弟家的辣鸡狗子给出的命题是《一伞一伞亮晶晶》,虽然它的品种是条鲲狗我还是想找姑姑飒死它怎么办_(:з」∠)_

    最后的命题选了《荣光》,反正它和内容还是有点关联的而且肯定比什么《叶神的四次手抖》《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为你打》好得多_(:з」∠)_

    智障作者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_(:з」∠)_总之这是个和正文画风完全不符的辣鸡后记【无力扶额】

    【切进抒情模式】

    我们认为苏沐秋之所以把千机伞的形态设定为伞,就是想要如此伞般,伴于身侧,护他周全,共浴战火,同享荣光。只是他本来是想要操控这个角色,操控这把伞,并将自己变成叶修的伞,可一个意外的更新设定却让一切失去了意义。

    而同样意外的车祸更是直接斩断了他的梦想,让所有规划好的未来都化为沧桑。

    可我始终觉得他有一天会披荆斩棘,浴血奋战归来。

    他可是真正的神枪,又怎会死在梦想开始的那个夏天呢?

    他是一定会归来的,那时他一定还有着那时的英姿,是少年的模样。

    我们和叶修一起等他回来,回来走完属于他的漫漫长路。

    荣耀是信仰,他们就是信仰。

    这是属于他的荣耀,属于他们的荣耀。

    荣耀不败。  

    ――――――

    最后附上旗的地下情对象(大雾)的几张手写





评论(4)
热度(23)

© 时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