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冷灯稀

一个脑子大概有坑的智障

【策瑜】香烬 番外二 魂魄2.0

    ·本篇作者 @松子人
    ·我实在无法把这个玩意改成和我的文风相近的东西于是放弃了挣扎
    ·这是一篇想写出“我叫王大锤”效果然后失败的作品
    ·觉得鬼畜的话都是 @松子人 的锅
    ·配合1.0食用风味更佳(并不)

    我叫孙策,字伯符,是一个毁了容的主公。
    我喜欢我最亲爱的竹马,我最信任也最防备的臣子,他叫周瑜。
    我知道他也喜欢我,但我从未和他坦白过。
    他知道的。
    他那么聪明,他都知道的。
    防备,亲密,猜疑,信任……还有爱。
    他都知道的。
    许久没有想起这些事情了,突然想起了,可能是我真的许久没见他了,也可能是我真的要死了。
    嗯,我要死了。那种由内而外的疲惫浸透了我的身体,脸上的伤口似乎吸走了我的全部气力和血肉。
    我本来只是心血来潮,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春猎,不料遇到了刺客。
    我中了一箭。现在我躺在床上,快要死了。
    郭嘉那小子说中了啊,我的确会死在刺客手中。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
    自己怎么忘了呢?是自己疑他防他,叫他在巴丘驻守,不许回来,是我亲自下的令呢……他可会怨我?
    也许是临死了,我突然有点怕。
    我盼那人怨我,又怕那人怨我;我盼那人归来,又怕那人归来;我盼那人忘记那些情谊,又怕那人忘记那些情谊……
    想着想着,我突然意识到,江东小霸王怕了。他若知道,不知会不会笑我?若他笑我,我便捶他一拳,揉乱他的头发哈哈哈。
    可是我已经毁容了,脸上一个深深的洞---那是挖箭头的时候剜掉的。
    脸上有个洞的君主,不知他肯不肯尽心侍奉?待他回来,我一定要……
    我一定要什么?
    我猜他疑他,让他去驻守巴丘,不让他回来,生生挡了他的路,现在我又毁了容……
    其实我知道,我的猜疑都来自我的怕---我怕他不接受我的心意,又怕他接收我的心意……
    公瑾,你瞧。在你面前,江东小霸王早就怕了,怕了这么多年。
    我微笑起来,一时大喊道:“面如此,尚可复建功立事乎?”
    没了这张脸我怎么娶媳妇啊!天杀的刺客!
    脸颊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诶,这回不是无病呻吟了,我真的要死了。
    叫人来交代遗言,本不想提他,可我已经欠了他一辈子了,也该还他点什么?
    外事不决,可问周瑜。
    公瑾,这是我的心意,也是欠你的又一笔债。
    若还有将来,我必死生相伴。
        
    我叫孙策,字伯符,一个附在笔上的亡魂。
    我喜欢握着我的人,他叫周瑜。
    他的手并不柔软,上面有习武的薄茧,我很熟悉这双手,却也感到陌生。
    我们许久未见了,上次见面,我是多疑主公,他是忠心良臣;下次见面,他是托孤大臣,我是……托孤的鬼
    我总是附在离他最近的东西上,他批公文的时候,我附在笔上;他睡觉的时候,我附在……嘿嘿嘿不告诉你。
    你也许想说我难道没有想法子和他说说话?
    当然了,我用之前藏的私房钱和于吉换了一盒返魂香,可惜被他打翻了,只剩三根。
    诶,三根就三根吧,也够了。
   
    我本以为我会一直伴他到死。
    可是东吴,蜀汉要联合抗曹了,需要一场东风。
    匆匆入梦见了他一面,我托诸葛亮把自己的魄换成了东风。
    可疼呢。
    只剩一魂一魄,我记得的事情愈发少了,也无法再入梦,只能化作东风,吹啊吹啊吹个没完。吹着这人,护着这人,似乎成了我的本能。
    可,这人是谁?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必和他天天见。
    你说鬼差?
    哼!东风吹,战鼓擂,霸王我呀怕过谁?
    诶?霸王是谁?

评论
热度(16)

© 火冷灯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