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冷灯稀

一个脑子大概有坑的智障

【策瑜】香烬 番外二 魂魄 1.0

    ·ooc有,私设有
    ·渣文笔
    ·修文重发,补番外

    江东的小霸王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了感情上的困扰。
    他觉得自己对周瑜好像也许大概可能是有了些不该有的感情,这让他很不安。他对于如何处理这份感情毫无头绪,从来没人教过他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于是他选择了逃避。把周瑜远远地支开,支到丹阳去,支到牛渚去,支得越远越好。
    他甚至作好了此生再也不见周瑜的准备。
    如果不见到的话,就不会再受到困扰了吧。我们年轻的小霸王天真地想到。
    后来他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但又有些碍于面子,总想着说要找个正当的理由才好名正言顺地把周瑜叫回来。
    这样一想,就是四年。
    好不容易借着打荆州的名义把周瑜叫了回来,结果孙策又想不开似的安排了他与周瑜二人和大小乔的婚事,事后既懊悔又羞恼地将周瑜遣到了巴丘。
    谁想就再也没能见过。

    孙策从未对他人提起过自己对周瑜的感情,但大乔一直都知道。
    大乔清楚地记得他在睡梦中哽咽:“公瑾,回来吧,不要再走了。”她听到他这么说时,心中有些讶异,却并不惊惶。也是,她对孙策那么了解,怎会不知这人口是心非的秉性,又怎会看不出他对周瑜抱有不同的情感呢?甚至于她比孙策自己,在他对周瑜的感情上看得更清。
    但大乔什么都没说,她只是沉默着将这件事情藏进心底。她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卑劣,却有些恐惧,以她的通达与聪慧,已然明白自己是钻了个空子,才能在孙策身边有个位子,这个位子,本应是属于周瑜的。她害怕失去这一切,所以选择了沉默,一如孙策选择了逃避。
    孙策死时是不想让周瑜知道的,他不愿让周瑜看到他的样子。“面目如此,又怎么能再建功立业呢?又怎能再见公瑾呢?”他宁愿那人对他的印象停留在意气风发的少年时代,而不是这死前的衰弱与悲怆。
    让人叫周瑜回来的是大乔,她不是因为什么悔意啊之类的,事实上她对自己的做法从未后悔过,她只是觉得周瑜应该回来,他应该回来再见见孙策。可到最后,还是没能来得及。

    孙策至今也不知道他的魂魄为何没有被勾入地府,而是滞留在了世间。他对此很是庆幸,这样的话,就能一直守着公瑾了吧?
    他在周瑜身边跟了八年。
    这八年里,他为周瑜挡了大半的灾祸,但也就只能做到这样。他无法给予那人一个温暖的怀抱,也无法抚平那人蹙起的双眉,甚至无法让那人听到他所说的话。
    不过好在他还可以为那人挡挡灾祸,不至于太没用。
    孙策觉得变成亡魂其实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偷看周瑜了。呸,都已经是光明正大的了,怎么还能叫偷看呢?这叫欣赏才对嘛。
    于是我们的小霸王便每天打着欣赏的名义,将周瑜从头到脚打量了不知多少遍,当真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觉得自己有眼光,恨不得粘在周瑜身上才好。
  
     一切本该就这样下去。

    曹操百万大军压境,东吴与蜀汉因共同的敌人暂时结成了同盟。
    周瑜与诸葛亮定下了破曹的万全之策,只差一场东风。
    这数九隆冬,到哪里去寻一场东南风呢?
    孙策面色凝重的沉吟了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去找了蜀汉那个神棍军师,用自己的魂魄换这一场东风。
    好在那神棍还算有点良心,给他留了一魂一魄让他能守周瑜此生。
    只是虽挡得了天灾人祸,却也无法阻止周瑜的身体一日差过一日。
    他到底是倒在了西征巴蜀的途中,再也没能起来。

    孙策的一魂一魄本该就此消散,却又因着不知名的缘由与那早该化东风而去的二魂六魄合而为一。
    只是自此不再是亡魂,不再是孙策。
    他成了东风。
    东风没有记忆,没有意识,却本能的护在地府新来的判官身边。
    地府的风都是阴冷的西风与北风,新来的判官身边却一直吹着和煦的东风,而他自己对于这件事情像是毫无所知一样。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东风就这么吹啊吹啊吹了几百年。
    不知什么时候,就成了精怪。
    后来的事,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

――――――
配合2.0食用风味更佳哟(不存在的)

评论(6)
热度(18)

© 火冷灯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