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冷灯稀

一个脑子大概有坑的智障

【策瑜】香烬 番外一 东风

    ·ooc有,私设有
    ·渣文笔
    ·修文重发,补番外

    我叫周瑜,字公瑾,曾经是东汉末年东吴的一名军师,大概也该算是个武将?不过那些都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现在是地府的一个判官。
    你说我怎么会成为一个判官?嗯,其实我也觉得这件事很不可思议。毕竟被东风刮走了卷宗所以判官判不了命只得在地府滞留一段时间,滞留期间被差去当临时工帮忙结果莫名其妙转成了正式员工这种事情听起来就很玄幻。
    我曾经喜欢过我的一个朋友,他叫孙策。我本不打算将这件事说出来的,可他本就比我先死,现在又……   反正他也不知道,我只胡乱一说也无妨罢。
    唉,喝多了酒,人也变得唠叨起来,若是被那人知道了,多半又要笑我了罢。只是他再也无法知道了,他在建安十三年的那个冬夜里,不是已经化作东风了吗?
我也曾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近乎奢求地希翼着那人能够留下点什么痕迹。
    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即便如此,我心底也还是抱有那么一丝侥幸。
    直到那时诸葛亮的一席话,断绝了我最后的期望。
    “他当日以二魂六魄换了一场东风,余下一魂一魄,这么多年怕是也早就消散了罢。”
    也罢也罢,自此我便是独身一人了。
    再无牵挂。

    后来孟婆不知从谁那听说了我的事,特意送了我一碗汤。对,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
    她将那碗汤递与我时,眼中是掩不住的担忧。
    我知道她为何担忧。
    没必要担忧的吧,瑜可是顶天立地的八尺男儿啊。
    但我终究还是迟疑了,将汤带回了住处。
    想了想,我端起汤碗,送到嘴边。
    刚想要一饮而尽,殿中忽然东风大作,汤碗也被我一失手打翻在地。我无奈地叹了一声,罢了,许是天意如此吧。
    只是这宫殿分明是坐南朝北的构造,除了北面一扇大门外再无阙处,也并无窗子,这东风又是从何处来的呢?
    事后我四处询问,却无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他们说,这地府之中阴风阵阵,却是只有西风和北风,自来不曾有过东风。
    许是我的错觉吧。
    可当日卷走我的卷宗使我滞留地府的,不也是一场东风么?

    怎忽地提起这些往事了,我怕是真的醉了。
    不说这些,喝酒喝酒。

    次日清晨,我自榻上睁开眼。
    床头坐着一个黑衣青年,眸光清亮,却又带着些狡黠的笑意。
    我盯着那熟悉的面容,疑心这只是宿醉后的幻觉。
    “你是谁?”
    “我是……东风精。”
    “东风……也能成精?”
    “皆为一人愿耳。”

评论(7)
热度(22)

© 火冷灯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