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莜

· 高三狗
· 一直在潜水,从未被淹死
· 低产低产低产请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策瑜】香烬(1)

·私设有,ooc有
·渣文笔

建安四年,吴县。
他站在他的棺前。
那棺里的人是他多年的好友,是待他狠心又令他安心的主公。而他不过是他只被那人掌握了弱点的兽,那人既可以给予爱抚,也可以随时让他痛不欲生。一切都不过随那人的心意罢了。
如今那人死了。那一意孤行,恣意妄为地为他带来伤痛的人,那率性而为,眉眼间总是漾满笑意的人,死了。他心里没甚欢喜,也算不得悲伤,只是觉得无事可做,轻飘飘的,就像是束了十几年的枷锁一朝取下后的茫然无措。他觉得心上有些什么断了开来,却又了无痕迹。
他帮着打理了那人的后事。
那人最后的话里,有这么一句:外事不决,可问周瑜。
他忽然有些分不清这话是他当真听到的,还是只不过是他人的转述,亦或那人根本就没说过这样一句话。
他且权当那人真的说过这样一句话罢了。
呵,可问周瑜。
或许他对于那人的作用也就只剩下这个了吧,这样想着,被人利用的感觉反倒给了他一种诡异的餍足感。也许是他和那人的相处模式一向如此罢,这根本算不得什么的一句甜言,交换他这一辈子的奔波劳碌,竟使他如此安心。

他在枕边发现了一束香。
他认得那香不是寻常之物,那是返魂香。
他知道这香必定是于吉放于此处的,大概是为了报复吧,总不可能是为了表达谢意。他自嘲地笑了笑,从中捡出一支插在香炉之中,他的动作忽然顿了一顿,却还是缓慢而又坚定地点燃了那支香。
那香的确不凡。满室皆是那空灵中微微夹杂着血液腥甜的香气,带着一种无法描述的气息,让人不自觉地沉溺于其中。可那香慢慢地燃烧着,他内心中隐隐期盼的事却一直没有发生。
一室静谧。
不知哪里来的冲动,他一脚踏碎了那香炉,又将那束香一股脑地丢入窗外的莲池里,像是没有发泄够心中莫名升起的恼怒,他回身拂落了矮几上大堆的公文,砚台打翻在地上,溅起几团乌黑的墨意。
小乔听见响动赶来。他身周跪了满地瑟瑟发抖的侍女,她挥挥手,让她们退下。
小乔看着他,轻声说:“周郎,你哭了。”

他疲惫地倒在床上,满室带着不祥的香气久久不散,他苦笑一声,当真不愧是燃之以心,烬之以血的返魂香,这香气果真是不凡,但只怕是少了最重要的一点,香气再不凡,又有何用?
感受着身体传来的虚弱感,他沉沉入睡。
再睁眼时,视线所触及的,确是那人桌上厚厚的一摞公文。
他从一旁软榻爬起来,看那人状似认真地盯着公文,眉头轻蹙,可下一刻便暴露了本性,沾了朱砂的笔在公文上随手画了个叉,随意一卷,拎起来就向身后一抛,公文“咚--”的一声撞到身后的书架上,又弹到地上骨碌碌滚了几圈。一只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将其捡起,“公文怎可随手乱丢?教人看了去怎么办?”
“公瑾醒了?这公文叽叽歪歪,说了半天也不知在讲些什么,直叫人头疼。”
“主公是不善此道,这些闲事,还是交于公瑾罢。”
“幸好有你在,不然我还不整日愁得要死。罢了,先别管这鬼东西,今年的新酒刚下来,主公带你喝酒去!”

“昨夜的公瑾仿佛格外多愁善感呢。”这是宿醉醒来的孙策对周瑜说的第一句话,此刻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只着单衣的两具年轻身体几乎紧贴在一起。
周瑜猛地向后一退,靠在了墙上,“主公,怎会…在公瑾床上?”
“昨夜的公瑾真是相当热情呢,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叫我与你同睡,我想要起身去洗漱,结果就被公瑾抱住了腰,怎么都不肯放开……”
“主公且休再提此事!”
“没想到公瑾喝醉以后竟意外的多话呢,不过,什么叫'放开你你就会死'?”
周瑜闻言,脸上一片青白。他竟说了这种话?
“瑜,酒后可有失言?”
“倒也没什么,就是说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轻易相信别人,要冷静自持,不要太鲁莽,别仗着自己武艺好就到此乱跑……真没想到公瑾居然能如此罗嗦,可不敢再叫你再喝醉了……”孙策一脸促狭,显然是并未留心他那句话。
周瑜叹了口气,他的性格如此,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自己在他身边是,尚且可以细心劝着他,可若自己不在,又到哪里去寻认真劝他的谋士呢?
“公瑾别想昨晚了,昨日喝了春酒,今日便去春猎,可好?”孙策看起来兴致很高,眉眼间带着笑。
可还没等到周瑜回答,一切便戛然而止。
周瑜自榻上睁开眼,眼前再寻不到那人的笑颜,满室的香气已经尽数散去,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场梦。
他忽然打了个寒颤。

周瑜只简单地套上了中衣,连外袍都没穿便冲出了房门,绕至窗后的莲池,二话不说就跳了进去。
莲池里的水冰冷刺骨,周瑜一瞬间清醒了些,对于自己想都没想就跳进来的举动也有些犹疑,但他还是站在莲池里,竭力地捞着因水流散落开的返魂香。
他将香都捞了起来,发现几乎都已经湿透了,也是,毕竟在水里泡了一夜,早都泡透了,香这东西本来就娇贵,更不用说这是难得的返魂香,湿了水之后,即使再晾干,也不可能点着。一番挑捡,竟是只剩下两根落到池沿的还能用。
他叹了口气,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冲动,却又无法挽回,只得翻出个木匣,将那仅剩的两根保存起来。
有这两根香在的话,我还能再见到他吧。
周瑜抿了抿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
------
关于返魂香的设定:
返魂香不是还魂香,它可以让人在梦中同思念的死者相见,前提是这个死者的魂魄是完全的,返魂香的作用不受亡灵已投胎转世的限制,事实上返魂香所产生的梦并不是真正的梦,也不是记忆,梦中的亡者真的是亡者的灵魂,但虽这么说但它毕竟还是类似梦的东西,所以即使点了返魂香,在其影响产生的梦中所做所为还是可能不是点香之前所设想的,毕竟,做梦的时候怎么会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嘛【笑】(说实话,这只是一个类似bug的私设,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Orz)(另,当然嘟嘟是不知道这么多的,他就只知道这是返魂香具体什么功效并不清楚hhh)

评论(1)
热度(13)

© 时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