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莜

· 高三狗
· 一直在潜水,从未被淹死
· 低产低产低产请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亮备亮】棺

·第一次写同人啊哈哈哈哈
·私设有,OOC有

他自小便聪慧过人,可身体却不太好,一直在庄子里养病。早些年还好,毕竟那时他还小,纵是较同龄人早熟,到底是孩子心性,便只是一人,也自得其乐。可后来逐渐大了,世道也乱了,这生活也就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流放。山里空气新鲜,环境也好,不似外面狼烟四起,烽火不休。可他不甘心就这样待在这里,不甘心就这么度过平凡的一生。
他想出去看看。但他却只能站在高处,看看这世界,繁华也好,战乱也罢,可事实上,那一切都被群山阻隔,不过只存在于他的想像中罢了。他能做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地生病,痊愈,再次生病,直到哪天一病不起,然后直接去死。
大概是很久以后,他出了山,凭着倾世之才,逐渐也有了名气。但他知道,他想要的绝不仅是如此,他想要的,是名满天下,乃至流芳百世,他知道单凭他一人之力,绝不足以至此。然而毕竟他精通数算,早在他没有出山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他需要等一个人,等一个主君的出现。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等时机到了,那位主君自会来寻他。
他有个哥哥,在江东孙权处当幕宾,他哥哥认为孙仲谋是个值得辅佐的人,也曾建议他同自己一起前往江东,可他知道,孙权不是那个他一直在等待的人,那不是他的主君,江东也不是属于他的去处。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他知道,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就要来了。但他明白,若是让那个人轻易地遇到他,他就绝不可能实现他的梦想了,于是他算好了那个人来的时间,故意地错开了。那个人来了两次,都没能遇到他。他明白事不过三,可即使是第三次,他依旧给那个人设下了考验,他装成了睡觉的样子。他明白如果那个人转身离去,他就再也不可能实现他的梦想了,可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个人也就不可能拥有让他名传千古的能力。但那个人没有离开,而是静静地等他醒来。于是他知道,这便是他的主君了。
他觉得他和主君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他借着主君登高望远,主君借着他夺取这天下。这种关系很好,互利互惠,彼此又不亏欠,不需要有什么负担。他觉得这样就好了,当他帮主君夺了这天下,也便足以功成身退了。
直到有一天主君要死了。
他本以为他会死得比主君早的,再不济也会在主君死前离开。
可是主君死了。
主君临死的时候,让他扶持他的江山。
你看这人,临死还不忘江山呢。他掩耳盗铃地在心里讽刺着,静静地看着主君的棺一点一点沉入他为自己挑选的墓中,那棺渐渐被泥土覆盖,逐渐看不出原本的模样,直到完全消失于地面以下。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开始培养刘禅,他是真的想把他会的所有东西都教给刘禅的。可刘禅实在不是君主之才,这种人只适合禅位,他心里明镜似的清楚,任凭他的本事再高,人的本质到底是无法改变的。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一如那日他静静地看着主君的棺被泥土所掩埋。他只是教着少主批着奏章,身体一日差过一日,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五丈原的时候,他知道他就要死了。他明白他不该死得这么早的,他还没有帮他的主君夺取这天下呢。可他到底是死了,死在距他的主君千里之外的战场上。
他死前把一切事情都交给了姜维,他知道姜维是有才能亦有胆识的。他想,也许姜维能帮着刘禅夺取这天下,这本应早就属于他和他的主君的天下。
最后他说,五丈原这一役之后,把他的木像装在馆里,葬在定军山吧,至于他真正的尸体,私下里再找人,送到那个地方去吧。姜维问,抬到哪里去呢?他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姜维了然,点了点头。那是东北方,在那里的是惠陵,是他的主君被埋葬的地方。
姜维私下里找了人,命人抬着他的棺向那个方向走。他在死前早就算好了距离,抬棺的绳子断了的时候,便就地埋葬,那时刚好就到了他的主君的身旁了。
他算过了,只要他能葬在主君身旁,他们下辈子便又能在一起了。
主君谋士,侠士和剑,总是不可分离的。
他不在乎世俗的看法,不在乎什么名分,甚至不在乎他的主君懂不懂得他的心意,只要陪伴就足够了。
可他千算万算,终究是漏了一样。
人心。
抬棺的人偷了懒,私自磨断了一半的绳子。
他依旧距他的主君千里。
再无法靠近。

评论(6)
热度(45)

© 时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