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莜

· 高三狗
· 一直在潜水,从未被淹死
· 低产低产低产请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随了个笔

   奇怪的文体莫在意

    就只是脑洞而已,

    细节不要在意

      泪

•“你为什么不哭呢?”不知是谁总是有人问了这一句话。为什么呢?我没有泪水啊,哭泣对我来说,太软弱了…吧?

      约定

•“在我没死之前,你也必须活着”

    “好”少年轻允。

      花

•她说过这一生只爱昙花,爱它那短暂的惊艳,瞬间即是永恒。后来他才知道那也正是她的命,注定了只有那一场的芳华。

      剑

•剑是朋友,是同伴,伤人是此,护人亦此。所以她从未放下剑,一直到最后,她亲手将它插入心脏。

      血

•她拔剑而立,长发飘扬,一袭白衣终是染上血的艳色。他这时才发觉,她是不需要他保护的,正相反,他是该被她保护的。

      世界

•她的世界只有她自己和她的剑,或许她自己也是不曾有的,只剩下那把剑。只是后来,不知何时,多了那么一个他。

      戏

•他用一生去看一场悲欢离合、满目凄凉的戏,却只有到最后才明白,自己也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戏子,演着一场只有一个人的戏。

      永远

•她不相信永远,所以他也不信,只是后来她走后,他才想明白是为什么。这世上从没有什么永远,不过是无稽之谈。

      未来

•「明天和未来,哪个会先到?」

    开始的时候他还嘲笑过这个问题奇怪,也是在她走后,他终于能给出答案,原来明天先到了,因为从始至终,就未曾有过未来。

      弦

•她的指尖刚搭上琴弦,就听得它轻声崩断。轻叹,仍是拨弦一曲,只是终究少了那一根弦。

      伤

•“疼吗?”怎么可能不疼呢?这世上没有谁会不痛,只是谁更能忍受疼痛罢了。

      线

•依稀记得当年她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一个木偶,断了线会怎样呢?”当时他说:“那么它就会自由”而如果是现在,他会答道:“那么它就会被当作垃圾丢掉”

      棋

•只是因为错了那一步,就注定了满盘皆输。

    只是因为那片刻的疏忽,就再也无法挽回。

     女孩

•他遇见了一个女孩,眉眼间与她依稀有些相似,但是她终究不是她,再像也不是她,因为她那淡漠的气息是仿不来的。而且,她…已经不在了。

      生命

•对于生命,她的态度总是很奇怪,至少他这么认为。她是不珍惜命的,死对她来说什么都不算,但对于他人的性命,她一定要挽回。她不允许别人在她没有同意的时候就死掉,但她自己,却就那么简单的消弥了。

      殇

•“无主之鬼谓之殇”她的名字就叫做殇,因为她是早就已经死去的人啊。

      海

•在冰冷的海里,人只要一分钟就会死,不是淹死的,而且冻死的。他一直都记得,她在说这句话是那止不住的悲伤。

     孤独

•如果感到恐惧,那就说明自己还不够强大,如果感到威胁,就抢先把敌人杀掉,能够属于我们的,只有孤独与悲伤。

     雪

•她披挂着冰雪,神色如常,单薄的一袭白衣淹没于漫野的银芒。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了,不知为何想起她的一句话,“我的故乡,在冰川之上”

      葬

•“如果我死于战场,请将我葬于高山之上,昔日故乡,早已消亡,普天之下,皆我故乡,谨记吾名为殇”

      苍穹

•她到底是死在了那个冰冷的日子里,死在了如她所言的战场上。他亲手将她葬在高山之上,然后无力地仰躺在地上。从没看过那样的苍穹,像雪一样冰冷,像湖水一样悲凉。

      清风

•那时的清风拂过她的脸颊,耳畔的碎发微扬,在阳光中投出朦胧的光影,他抬起手,却又轻轻放下,最终只是微微一笑。     

      时光

•那些在当时觉得很短暂的时光,在他的回忆里竟是那么长。可那么绵长的时光,终是没能留住当初的那个姑娘。

      一生

•她没想过一生那么长,长到十年不过弹指间。
他没想过一生那么短,短到此间前路也彷徨。

评论
热度(8)

© 时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