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莜

· 高三狗
· 一直在潜水,从未被淹死
· 低产低产低产请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摸鱼,日常不务正业,图被压的超可怕所以点开大图吧【扶额】

上色by我的辣鸡小伙伴 @醨雨 

嘛她不喜欢厚涂风所以没有还原单行本60封面效果,变成了奇怪的小清新风(???大雾)

纸皱得可怕,都是我的辣鸡定画液的锅,嗯就是这样

啊啊啊麻麻超好看的~所以就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了啦啦啦啦

本来是画了大图的但因为我的辣鸡小伙伴 @醨雨 说了帮忙上色就把大王拐走了结果这个小辣鸡又不上色了_(:з」∠)_所以手里就只剩下一个摹的小书签_(:з」∠)_这不是我的锅真的不是啊啊啊_(:з」∠)_等我见到我的辣鸡小伙伴然后把她打死再补大图_(:з」∠)_
嘛,总之,扔掉我的辣鸡小伙伴,大王生快呀~

【伞修】荣光

·给叶神的二十岁生贺,然而总觉得这不适合当生贺_(:з」∠)_

·其实这只是一个纲然而我觉得它也就只能是个纲了_(:з」∠)_本来想上课的时候摸鱼肝完然而肝的我肝疼_(:з」∠)_

·港真没看过伞修的文,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ooc有,私设有

    当叶修把那张帐号卡插进登录器,进入《荣耀》转区申请的页面时,他听见了一句话。

    清澈温柔的少年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你来了?”

  ...

二十四个核桃引发的惨案

·OOC有
·本文脑洞巨大
·本文又名:
  #当点心遇上桃核#
  #那些年消失的都市传说#
  #只有聪明人才能买到的六个桃核#
  #那些年轮回的门#
  #有用的到底是桃核还是心脏#
  #喝核桃补的到底是眼睛还是脑袋#

    在孙翔刚转会到轮回之后的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轮回收到了一样特殊的礼物。
    哦,不,是四样。

    一早上起来正打算出去一趟的江波涛拉开了轮回的大门。目光有些呆滞地盯着凭空出现在...

【策瑜】香烬(3)

·私设有,ooc有

建安十五年,巴丘。
周瑜坐于几前批着公文,不停地咳嗽。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撑不下去了,此次西征巴蜀,他大概只能到这里了。
他慢慢地起身,打开匣子拿出了最后一支返魂香。
他把香插在香炉里,抖着手将其点燃。
那空灵中夹杂着血液香甜的气味一如既往,可又好像少了些什么。
他甚至无需多想,就明白了一件事。这香已经无法让他再见到他的伯符了。
但他却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即闭上了眼。恍惚间面前好像又一次浮现了孙策的面容,一如多年之前,那直漫上了眼角眉梢,温柔了时光的笑。
他永远地闭上了眼。
那支香缓慢地燃烧着,香灰不断地落在香炉之中,直到整支香都化为灰烬。
窗外,又一次吹起了东风。
---...

【策瑜】香烬(2)

·私设有,ooc有

建安十三年,赤壁。
“欲破曹公,须用火攻。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孔明在纸上写下这十六个字,递给了周瑜。周瑜扫过那十六字,登时目光一凛,此人果然不凡,竟猜得到他心中所想。
“只是此隆冬之时,何来东南风?”周瑜微微皱眉,握拳的左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孔明抬头望向他,道:“此事却无需都督多虑,亮曾遇异人,习得奇门遁甲之术,可以呼风唤雨。只是还需都督在南屏山上建一七星坛,亮于坛上作法,借得三日三夜东南大风,助都督用兵,何如?”
“休说三日三夜,只一夜大风,大事可成矣。只是若天意如此,先生莫不是以为凭人力可改天意?”若是平日里,试一试也罢,只是此时大敌当前,断然不可儿戏。况且周...

【策瑜】香烬(1)

·私设有,ooc有
·渣文笔

建安四年,吴县。
他站在他的棺前。
那棺里的人是他多年的好友,是待他狠心又令他安心的主公。而他不过是他只被那人掌握了弱点的兽,那人既可以给予爱抚,也可以随时让他痛不欲生。一切都不过随那人的心意罢了。
如今那人死了。那一意孤行,恣意妄为地为他带来伤痛的人,那率性而为,眉眼间总是漾满笑意的人,死了。他心里没甚欢喜,也算不得悲伤,只是觉得无事可做,轻飘飘的,就像是束了十几年的枷锁一朝取下后的茫然无措。他觉得心上有些什么断了开来,却又了无痕迹。
他帮着打理了那人的后事。
那人最后的话里,有这么一句:外事不决,可问周瑜。
他忽然有些分不清这话是他当真听到的,...

【亮备亮】棺

·第一次写同人啊哈哈哈哈
·私设有,OOC有

他自小便聪慧过人,可身体却不太好,一直在庄子里养病。早些年还好,毕竟那时他还小,纵是较同龄人早熟,到底是孩子心性,便只是一人,也自得其乐。可后来逐渐大了,世道也乱了,这生活也就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流放。山里空气新鲜,环境也好,不似外面狼烟四起,烽火不休。可他不甘心就这样待在这里,不甘心就这么度过平凡的一生。
他想出去看看。但他却只能站在高处,看看这世界,繁华也好,战乱也罢,可事实上,那一切都被群山阻隔,不过只存在于他的想像中罢了。他能做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地生病,痊愈,再次生病,直到哪天一病不起,然后直接去死。
大概是很久以后...

【随笔】关于文字

我是喜欢写字的。偏爱笔尖落在纸上,一个个字符肆意流淌的感觉,那让人觉得文字是有灵魂的,当你的笔落下,那一笔一画也就被赋予了精魂。那是种很微妙的感受,让人为之着迷。
有些时候,喜欢写些有的没的。字符从笔尖雀跃而出,或洋洋洒洒万余字,或只是轻浅缥缈的几句话,就那么静静地于纸上浮现,到底是自成一体,化为独立的世界。
总愿意相信执笔书就的每一个世界,都是真的存在的。那一段段或悲或喜的故事,都是真真切切的发生的,所以容不得半点敷衍。那些人物也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他们有血有肉,也拥有着灵魂,他们同那世界一般,使我无法轻易操纵,使我不得不庄严。
那些故事是他们早已书就的,那些相遇、相识、相知、相守和相离,都是他们...

【脑洞】裸子植物

脑洞:
在我们身边其实还存在着另外的一些人,因为他
们的特性我们将其称之为“裸子植物”。他们的外表与常人无异,然而到了特定的时候,他们的脑子就会飞出来,然后落地生根,生长出一个新的“裸子植物”。新生的“裸子植物”不会继承原体的记忆,失去脑子的原体会萎缩消失,新的“裸子植物”会取而代之,从而达成某种意义上的“永生不灭”。

随笔:
你我都是“裸子植物”,是近乎于永生不灭的存在
可每一次的重生都是踏上一段全新的旅程
我们没有记忆,或许该说什么都没有
我们在时间的边隙穿梭,一次又一次地相遇、相识、相知
同样也一次又一次地遗忘这一切
我们都不知道彼此是同类,也未曾设想过这种可能
甚至直到生命最后的日子里,我们才意识到自...

1 / 4

© 时莜 | Powered by LOFTER